• <big id="x218vz"></big>
      <th id="6ex7t8"></th><em id="6ex7t8"></em><sup id="6ex7t8"></sup><strike id="6ex7t8"></strike><label id="6ex7t8"></label>
          1. 成語大全浩宇彩票稳赚
          2. 詩文
          3. 國風·召南·草蟲原文、翻譯及賞析

          國風·召南·草蟲原文、翻譯及賞析

          作者:佚名 時間:2019-12-19

          國風·召南·草蟲原文

          喓喓草蟲,趯趯阜螽。未見君子,憂心忡忡。亦既見止,亦既觏止,我心則降。
          陟彼南山,言采其蕨。未見君子,憂心惙惙。亦既見止,亦既觏止,我心則說。
          陟彼南山,言采其薇。未見君子,我心傷悲。亦既見止,亦既觏止,我心則夷。

          國風·召南·草蟲譯文及注釋

          譯文
          聽那蝈蝈蠷蠷叫,看那蚱蜢蹦蹦跳。沒有見到那君子,我心憂愁又焦躁。如果我已見著他,如果我已偎著他,我的心中愁全消。
          登上高高南山頭,采摘鮮嫩蕨菜葉。沒有見到那君子,我心憂思真淒切。如果我已見著他,如果我已偎著他,我的心中多喜悅。
          登上高高南山頂,采摘鮮嫩薇菜苗。沒有見到那君子,我很悲傷真煩惱。如果我已見著他,如果我已偎著他,我的心中塊壘消。

          注釋
          草蟲:一種能叫的蝗蟲,蝈蝈兒。
          喓(yāo)喓:蟲鳴聲。
          趯(tì)趯:昆蟲跳躍之狀。阜(fù)螽(zhōng):即蚱蜢,一種蝗蟲。
          忡(chōng)忡:猶沖沖,形容心緒不安。
          亦:如,若。既:已經。止:之、他,一說語助詞。
          觏(gòu):遇見。
          降(xiáng):悅服,平靜。
          陟(zhì):升;登。登山蓋托以望君子。
          蕨:野菜名,初生無葉時可食。
          惙(chuò)惙:憂,愁苦的樣子。
          說(yuè):通“悅”,高興。
          薇:草本植物,又名巢菜,或野豌豆,似蕨,而味苦,山間之人食之,謂之迷蕨。
          夷:平,此指心情平靜。

  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  1、王秀梅 譯注.詩經(上):國風.北京:中華書局,2015:27-28

          2、姜亮夫 等.先秦詩國風·召南·草蟲鑒賞辭典.上海:上海辭書出版社,1998:30-31

          國風·召南·草蟲賞析

            這是一首妻子思念丈夫的詩歌,和《周南·卷耳》一樣,也有想象的意境。全詩三章,每章七句。第一章寫思婦秋天懷人的情景,第二、三章分別敘寫來年春天、夏天懷人的情景。全詩表現了跨度很長的相思苦。

            首章將思婦置于秋天的背景下,頭兩句以草蟲鳴叫、阜螽相隨蹦跳起興,這是她耳聞目睹的,說是賦亦無不可。畫面之內如此,畫面之外可以猜想,她此時也許還感受到秋風的涼意,見到衰敗的秋草,枯黃的樹葉,大自然所呈露的無不是秋天的氛圍。“悲哉秋之爲氣也”,秋景最易勾起離情別緒,怎奈得還有那秋蟲和鳴相隨的撩撥,詩人埋在心底的相思之情一下子被觸動了,激起了心中無限的愁思:“未見君子,憂心忡忡。”此詩構思的巧妙,就在于以下並沒有循著“憂心忡忡”寫去,而是打破了常規,完全撇開離情別緒,諸如自己孤處的淒涼、強烈的思念,竟不著一字,而卻改用擬想,假設所思者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將會是如何的情景。詩雲,“亦既見之,亦既觏之,我心則降。”見,說的是會面;觏,《易》曰:“男女觏精,萬物化生。”故鄭箋謂“既觏”是已婚的意思,可見“觏”當指男女情事而言。降,下的意思,指精神得到安慰,一切愁苦不安皆已消失。古人質直,即使是女詩人也不作掩飾。這裏以“既見”、“既觏”與“未見”相對照,情感變化鮮明,歡愉之情可掬。運用以虛襯實,較之直說如何如何痛苦,既新穎、具體,又情味更濃。方玉潤說:“本說‘未見’,卻想及既見情景,此透過一層法。”(《詩經原始》)所謂“透過一層法”,指的就是虛實相襯法。

            第二、三章雖是重疊,與第一章相比,不僅轉換了時空,拓寬了內容,情感也有發展。登高才能望遠,詩人“陟彼南山”,爲的是贍望“君子”。然而從山顛望去,所見最顯眼的就是蕨和薇的嫩苗,詩人無聊之極,隨手無心采著。采蕨、采薇暗示經秋冬而今已是來年的春夏之交,換句話說,詩人“未見君子”不覺又多了一年,其相思之情自然也是與時俱增,“惙惙”表明心情凝重,幾至氣促;“傷悲”更是悲痛無語,無以複加。與此相應的,則是與君子“見”、“觏”的渴求也更爲迫切,她的整個精神依托、全部生活欲望、唯一歡樂所在,幾乎全系于此:“我心則說(悅)”、“我心則夷”,多麽大膽而率真的感情,感人至深

            此詩雖是重章結構,押韻卻有變化,首章一、二、四、七句用韻;而二、三章則是二、四、七用韻。另外王力《詩經韻讀》認爲各章第三句“子”與第五、六句“止”亦是韻腳。

  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  1、姜亮夫 等.先秦詩國風·召南·草蟲鑒賞辭典.上海:上海辭書出版社,1998:30-31

          國風·召南·草蟲創作背景

            這首詩抒寫一位婦女在丈夫遠出在外時的憂念及丈夫歸來時的喜悅。舊說另有“大夫歸心召公說”、“室家思念南仲說”、“托男女情以寫君臣念說”等等。此詩應是寫思婦情懷之作,所思是她鍾愛的人,至于是丈夫還是情人,可不必深究,因爲這無礙對詩意的理解、詩情的玩味。

          相關tags: 詩經 思念 抒情

          相關詩文

          • 奉和聖制與太子諸王三月三日龍池春禊應制原文

            故事修春禊,新宮展豫遊。明君移鳳辇,太子出龍樓。賦掩陳王作,杯如洛水流。金人來捧劍,畫鹢去回舟。苑樹浮宮阙,天池照冕旒。宸章在雲表,垂象滿皇州。——唐代:王維《奉

            作者:王維
            朝代:唐代
          • 奉和聖制暮春送朝集使歸郡應制原文

            萬國仰宗周,衣冠拜冕旒。玉乘迎大客,金節送諸侯。祖席傾三省,褰帷向九州。楊花飛上路,槐色蔭通溝。來預鈞天樂,歸分漢主憂。宸章類河漢,垂象滿中州。——唐代:王維《奉

            作者:王維
            朝代:唐代
          • 上張令公原文

            珥筆趨丹陛,垂珰上玉除。步檐青瑣闼,方幰畫輪車。市閱千金字,朝聞五色書。致君光帝典,薦士滿公車。伏奏回金駕,橫經重石渠。從茲罷角牴,且複幸儲胥。天統知堯後,王章笑

            作者:王維
            朝代:唐代
          • 留別丘爲原文

            歸鞍白雲外,缭繞出前山。今日又明日,自知心不閑。親勞簪組送,欲趁莺花還。一步一回首,遲遲向近關。——唐代:王維《留別丘爲原文》

            作者:王維
            朝代:唐代
          • 恭懿太子挽歌五首原文

            何悟藏環早,才知拜璧年。翀天王子去,對日聖君憐。樹轉宮猶出,笳悲馬不前。雖蒙絕馳道,京兆別開阡。蘭殿新恩切,椒宮夕臨幽。白雲隨鳳管,明月在龍樓。人向青山哭,天臨渭

            作者:王維
            朝代:唐代
          • 敕賜百官櫻桃(時爲文部郎)原文

            芙蓉阙下會千官,紫禁朱櫻出上闌。才是寢園春薦後,非關禦苑鳥銜殘。歸鞍競帶青絲籠,中使頻傾赤玉盤。飽食不須愁內熱,大官還有蔗漿寒。——唐代:王維《敕賜百官櫻桃(時爲

            作者:王維
            朝代:唐代
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33